• <tbody id="nmnvj"></tbody>
  • <code id="nmnvj"><delect id="nmnvj"></delect></code>
  • <mark id="nmnvj"><tt id="nmnvj"></tt></mark>

    <small id="nmnvj"></small>

      <small id="nmnvj"></small>
      <mark id="nmnvj"><u id="nmnvj"></u></mark>
      <small id="nmnvj"></small>

      1. 新聞動態   News
        聯系我們   Contact
        聯系我們

        深圳飛絡安防監控有限公司

        深圳市龍華新區龍華國際電子城2樓2B096號

        電話:0755-61560864

        微信號: 18218728480

        手機:15889339642

        在線QQ交談   在線QQ交談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頁 / 公司新聞 / 正文

        道路上監控射燈晃眼怎么辦?

        2019-12-20      責任編輯:飛絡監控

        近年來,中國開始普及高清監控攝像系統,在某種程度上,這對社會治安管理和防恐等有積極作用。但在技術選擇上,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在道路正上方大量使用LED閃光燈或LED常亮補光燈,以對基于視頻監測方案的電子警察或卡口系統的高清攝像機進行補光。對這種白光監控系統,由于沒有提出使用范圍的約束條件,導致路上光害越來越嚴重,嚴重影響行車安全。

        光害如何形成威脅

        道路上的光害,是指導致視覺障礙、影響人們觀察路況、錯誤吸引人們注意力的各種光源所造成的安全威脅。

        例如,白光監控系統在夜間使用的LED射燈發出刺眼的白光,有的甚至故意射向人的面部。人眼看到物體是因為光的強弱帶來的光感差異,光信號成像于視網膜上,并由視神經輸入人腦。但當物體移去時,通過光印在視網膜上的不會立即消失,而要延續0.1-0.4秒,人眼這種特性被稱為視覺暫留,也叫余暉效應。光的強度越大,這種余暉效應越明顯,這段時間,視網膜會被光影短暫占領,失去對光影其他背景的分辨能力。

        當行進中的駕駛人被這樣的強光照射后,余暉效應會導致人眼短暫失明,即使僅僅0.4秒,對60公里時速的車輛來說,也有6米多的距離是在失明狀態下進行的,如果在這6米多的黑暗中(橫向是兩條車道的寬度),車輛前方出現了行人、非機動車或故障車輛,危險程度可想而知。

        更危險的是,這種強光對人的干擾,不是僅有一次。駕駛中,眼睛需要不斷掃視路況,搜尋行駛路徑的橫縱坐標、危險物,并與其他道路使用者互動。

        這種白光監控的強光近距離正面照射人臉,在一定角度時,與迎面駛來的汽車使用遠光燈的危險程度相似,會導致駕駛人視認能力短暫極具下降,非常危險。

        另一方面,強光監控形成的高亮區域與周邊,會破壞駕駛人的視距,使其無法觀察接下來的路況。這就是俗話說的燈下黑

        監控應該科學使用光源

        前文提到的高強度白光補光監控技術,與近年來智能交通廠商為追求高清拍攝效果而做出的技術選擇有關。

        在抓拍高速行駛的違章車輛時,需要解決高速運動帶來的圖像拖影問題,很多廠家無法解決電子快門的快速響應、曝光時間過短導致的分辨率差以及設備壽命短等問題,就想到這種加裝補光燈的省事辦法。但這種省事把壓力都轉給了道路使用者。

        事實上,夜間監控技術已經非常成熟。就監控能力來說,白光(可見光)監控的能力和范圍都很窄。從光學角度講,視頻監控和攝像技術就是采集的光波信號。而除了可見光,還有不可見光。在晴朗的白天依靠自然光,夜晚和不良氣候條件則依靠穿透力更好的紅外光。

        目前,世界主流監控技術都是用紅外線采集技術,因為紅外線穿過(實際是繞過)雨霧和對抗其他干擾光源的能力遠勝可見光,可以為監控提供更廣泛的應用場景,也不會導致可見光對人造成的不適和威脅。即使使用補光的監控技術,一般也會在夜間使用紅外射燈,因為白光在很多天氣條件下無法完成任務。實際上,我國的紅外監控產品并不少。

        實際上,圖像采集首先要考慮光信號的抗干擾問題,使用白光監控技術讀取和識別車輛牌照存在一定技術限制,不僅是空氣中的各種顆粒,對面來車的車燈光、路燈光、陽光、雨霧等,都會影響圖像質量。

        這也是為什么世界范圍內成熟的車輛牌照拍照系統都依靠紅外光。而成熟的車輛牌照設計和材料使用等,也會考慮圖像識別的優化配合問題。比如,一些國家將凸起的文字改為平面印刷,以避免凸起的文字邊緣影響字體呈現質量,從而改善機讀識別率。

        如果要拍攝人臉,即使完全忽視隱私問題,也不一定要用白光。高品質的紅外照相系統可提供足夠的分辨率,只需要使用紅外光源的補光系統和不斷優化的圖像識別軟件就可以。

        退一步講,如果必須要采集白光圖像,那么射燈的設置位置也應該進行調整,不能直接面向人臉照射。由于車牌是正面反光的,需要控制白光的入射角才能拍攝到,所以寄望于一次補光就把車牌和人臉都照亮的想法并不現實。至于對彩色圖像的審美偏好,實在算不上是科學的監控科技的方向。

        試想一下,如果你走在路上,對面突然出現一個人用強光手電照射你的臉,你的感受和反應是什么?筆者在此呼吁,應當對安在路上的晃眼的監控進行更科學的配置,如果可以處罰那些面對來車打開遠光燈的人,那么,應當如何對待在路上安裝晃眼的射燈的行為呢?


        众购彩票